关灯
护眼
    而且他也不会因为这样子的事情,就感觉一直走不出来,他不是这样子的人。

    所以他觉得对方真的就是对他也不需要这么的担心,这样子的事情他还是可以看得开的。

    如果他要连这样子的事情他都看不开,那么他才是对他最大的一个笨蛋了,不会让这样子的事情影响到她。

    所以他十分的清楚这样子的东西,他也不需要放在心上的,何必要把这样子乱七八糟的事情要记在自己的心上,难道他要为了这样的人而难过吗?

    这不是他自己想要的,这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总归来说,他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要什么,所以他才觉得没有必要。

    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自己就这么的难过,因为不管是怎么样,这样子的事情都是不可以的。

    “我只是在担心你,不过我觉得你应该能够自己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毕竟我觉得你在心里面也清楚,你跟他永永远远都不可能做成好朋友,其实我认为就像过去,在古代的时候,你说互相在一起谈恋爱,他们也是会要求双方门当户对,是他们要的,并不是简简单单的门当户对,他们要的更多的一点是说希望双方能够在一起,有更多的一个接触,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门当户对的人在一起的话,他们更多的一些想法都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这才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也是真的就觉得你跟徐冉两个人完全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你们两个人之间有很大很大的一个差别吧,就是因为你们两个人之间其实有很大很大的差别,所以我才觉得你们两个人做不成朋友,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你们两个人真的在做朋友的话,那么一定一定是哦,一个人在中间迁就着”。

    因为他没有觉得自己是属于那种马后炮会怎么样,因为当初的话,他倒是知道,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们两个人关系那么的好,他在那种情况下,他总不可能说,希望徐冉去跟对方不要做朋友吧,这样子的事情你觉得他说得出口吗?

    无论怎么样,他都肯定是说不出口的,就是因为无论如何,他都说不出口。

    所以他才觉得许许多多的事情到了今天这样子一步,这已经能够算得上,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也能够是可以说啊,也有一点无可奈何。

    毕竟徐冉当时跟思梦是很要好的朋友,他相信他当时要那样说的话,他可能会被徐冉立马拉黑,他清清楚楚的知道徐冉是一个可以为了自己的朋友而不要男朋友的人,最重要就是他当时还不是徐冉的男朋友,所以他不敢去这样子尝试。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就能不能不要再提他的名字,你说你这个人你方便吗?现在跟我说让我要把这件事情给忘掉,结果你自己却又天天在我耳边给我提起来这件事情,你确定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吧?你这样子的话我就觉得很过分了,就特别特别的过分了哦,你总不能说一方面,你又希望着我把他给忘记了,然后你自己又在我的耳边就一直提到她的名字,你这样的话我就觉得这很莫名其妙,所以我认为你这样做是很不对的”。

    徐冉他没什么别的意思,他只是认为对方这种想法很不对呀,不管怎么样,对方现在这样子提出来,这都是挺不对的,这一点他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