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暮色渐渐笼罩大地,给大地镀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辉。十二个大汗淋漓的少年正在山林中行走。

    “哎,凡哥,你说我们为了逃避继承父亲的公司,翻山越岭,‘受苦受累’,真的好吗?”其中一个男生用手扇着风,嘴里还不满地抱怨着。“黄子韬,你能不这么啰嗦吗?"“就是,你是想继承公司还是在这游荡?”“你走不动也不需要找这样的借口吧?”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着那个名为黄子韬的男生。他嘟着嘴,赌气般地说:“哎呀,我不就说了几个字嘛,干嘛那么当真!”“可是你说了不止几个字呀!”一个一直不出甚的男生适时地来给黄子韬补了一刀。“哈哈,金钟大,你补刀团团长的称号真不是盖的!”......

    就这样,他们一路走一路闹,直到前方出现了人声。

    “公主,您还是跟我们回去吧。否则,我们地界的人可不讲道理。”一名黑衣男子攥了攥手中的弓箭,面目冷峻地说。被称为公主的女生饶有兴致的笑了笑:“哦?你认为在我面前,你还有讲道理的份吗?”“公主,我们好心来邀您与我们合作,您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别忘了,您现在可是只身一人!要绑您回去,也不难”他皱了皱眉。公主望了望黑压压的一片地界大军,非但没有惊慌,反而笑得更欢了:“绑我回去?就凭你们?哈哈哈!你们也太看重自己了吧!”说完,挥了挥手,一阵黑雾便将那名男子打伤了,瞬间晕了过去。躲在树后的十二名少年惊呆了:难道她也有异能?还是说,他和我们一样不是普通人类?

    “程宇哥!”旁边的一个女孩跑出来,扶持着男子,“哼,什么公主,无非就是靠着冥神的败类!”她努力压制着怒火,几乎吼出来的话语成功地激怒了公主。“你说什么?再敢说一遍!”公主眯了眯紫色的眼眸,浑身上下发出危险的气息,似乎马上就要发怒。面对如此强大的气场,女生的气势明显下去了,但还是死要面子,不服输地说了一句:“我说,你是只会靠着冥神的败类。”

    公主的双手握成了拳,指甲深深地嵌在了肉里,却浑然不知。四周的气温霎时降到了冰点,太阳也已经爬到了山后,好像预示着战争的开始。“很好,你惹怒我了,今天,将是你的死期。”公主一字一顿地说着,似乎在宣告着什么重要的消息。女孩的身体颤了颤,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傲慢的表情:“我要你为程宇哥的伤付出代价!”说着,她的手在空中转了一个圈,一条近乎黑色的鞭子出现在她手中。

    公主也不急,念了几个字,一把精致到极点的剑腾空出现。一鞭一剑,在空中飞舞着,同样是上古神器,能力不分上下。公主的手不禁又握紧了几分,一滴鲜血从指缝中悄然流失,然而没有人注意到这点。在树后躲着偷看的几人看到这场面,纷纷吞了口口水:天,这场面太壮观了!

    时间在打斗中悄悄溜走,双方身上都多多少少有些伤。公主怒了,收回紫晶剑。忽地,二十二张塔罗牌一字排开,在公主周围围成了一个圈,她取下一张牌,粉红的薄唇轻启:“玩够了,早点解决吧,看天都黑了!”随后,将牌扔向空中,反身看到“The Death"清清楚楚地刻在牌面,一团红色火焰从牌中涌出,化为一只火凤,谱写着生命之歌,同时,预示着这个女孩的死去。

    女孩不住地往后倒退,微摇着头,眼里流露出惊恐的神色。在死神的催促下,女孩结束了他的生命,地界的大军落荒而逃。公主收回了牌,斜视着那棵大树:“还打算看多久?”十二个少年一惊,还是领头那个男生发话了:“对不起,我们不是有意要看的。”“那这么说,是故意的啰!”公主的嘴角微微上扬,看到少年们痴呆的表情,收住笑脸:“我知道你们也不是普通人,不要用这种表情看着我。你们好,我叫承依然,是伊人集团的创举人。”

    看到承依然的笑脸,大家都愣住了:好美啊!她为什么不多笑笑呢?不过这还是刚刚那个她吗?承依然再次扬起笑脸:“不用夸我。哦,忘了说,我会读心术哦!但我一般不会用。现在我生活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一个人打拼出来的,我不喜欢有人瞧不起我,说我是仗着家人的,所以才会那么生气!”

    听见承依然的一番解释,一个浑身散发着太阳的欢乐温暖气息的男孩首先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开了口:“你好,依然,嗯,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我叫朴灿烈,你可以叫我灿烈!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们是exo集团继承人,但因为不想继承而逃了出来,结果在林子里晃悠,看到了刚刚那一幕!”

    紧接着,大家都开了口。

    “我叫吴世勋,你可以叫我世勋或者Sehun!”

    “我叫边伯贤,你可以叫我伯贤或者Baek Hyun!”

    “我叫金俊勉,你可以叫我俊勉 Suho或者绵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