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吴倩同意了我的想法,在地铁站放下了我。我下来后,其实真有种冲动,想给汪欣打个电话,让她来地铁站这儿一下,我把楚婷给我的蟹券给她。

    但我犹豫了,很快的否定了我的想法,并上了地铁。不是因为,我不想送,是因为,我觉得我这样一说她一定又会生出疑惑来。我想回来后,再决定如何去做,怎么去做。

    很快的我就到了住处,我却一直没有收到汪欣的信息。不过,我也习惯了,这事儿有过几次了,所以在我的心里成为了一种习性,不再那纠结了。何况她回复了我的信息,就证明她是安全的了。

    我在回来时,见我窗外的魔兵又多了好多,我只是一笑,并没有理会。我只想在合适的时候,再去处理它们,因为,我知道后边一定还有另一双眼睛在偷偷的看着我。

    金龙和仙家们是知道我的心意的,所以也都默默的认可着这些不净的东西存在着。

    我看了下时间,这时才下午三点的样子。于是我坐了下来,开始抄《占察经》了。

    在抄经前,我还是本能的又给汪欣发了信息。我对她说:“你怎么了?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儿了吗?有事儿和我说,我能帮忙的一定会帮你的。……”

    我发完后,自己都笑了。我觉得我是故意的在找话题,让她接话儿,然而她可能还是不会回复的。

    可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错了。在四点多一点儿的时候,她回复了我的信息。在字里行间,我能感觉到她又回到了另一种状态中了。似乎她又可以和我正常沟通了,这让我有一些费解。但是能和她正常交流的喜悦,让我不及多想其它了。

    聊着聊着,她突然问我:“为什么我一失联,你就会想到我遇到不好的事儿了呢?我一个朋友说过,对一个人的担心越多就是对她最大的诅咒。”

    我听到这话时,心里不由得一惊,因为我前几天拉一位乘客时,她正好在和一个女的聊天儿。他们用的是免提语音通话,我在他的表述中明显感觉到了,他们的关系不是正常的,像是一种情人的关系。但我也没多想,虽然那个男的有快我一样大了。我起初以为只是他比较奶,如上海那些小男人一样。可是没多久他的电话响了,他很是干脆的用了免提来接。

    这时我感觉他的表情没有刚才那么柔和了,而是很生气的样子。电话那边传过来一个温柔的女人的声音:“老公,你在忙吗?给你发了一天的信息你都不回我,我很担心你,怕你出了什么事情。你晚上回来吃饭吗?我做了你最爱吃的饭菜……”

    她还没有说完,那个男人就用气急败坏的语气,打断了那个女人的话。他说道:“你烦不烦,一天都在开会,刚才还在视频会议呢。这下好,你一打电话断线了。不回去吃了,我不是和你说过吗,你每天对我的担心,就是对我的诅咒。好了,不说了,晚上有局,不回去吃了。”说完果断的挂断了电话,然后又给先前那个女人打了过去。并且在那一刻,他立即温柔尽现,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当时我看到他的样子,心里有了种想吐的感觉。而此时,我又见到汪欣说这样的话时,我不禁愣住了。

    我在想怎么会那么巧,难道她也遇到过这样的渣男?并且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但我很快的就在心里自己否定了,我宁愿相信这是她的一个同性的朋友对她说的,也许她的朋友就是那个曾经被老公以这样方式欺骗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