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说起大山,梁兴扬就想到昨夜他在大殿上垂眉顺眼的模样,与之前的开朗阳光的印象完全不一样。

  想了想,梁兴扬把目光投向与大山接触最多的饕餮身上,“阿铁,你有没有觉得大山和之前有点不一样?”

  “是有点不同。”饕餮回想了片刻,说道:“比以前沉闷多了。”

  按理说,如今成为人上人了,他应该意气风发才对,如今反倒畏缩起来了。

  梁兴扬颔首,道:“昨日一见,我也觉得他变了不少。”

  混沌道:“尚天宗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惯会拜高踩低,任谁在这样势利的环境里也过得不开心吧?”

  虽然挂着原德天关门弟子的身份,但大山来自小乡村,既没有家世,也没点技艺傍身,少不得有人眼红,做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故意刁难他。

  长期被人打压,时间一久,难免缺少自信,行为举止自然小心翼翼了。

  也对。

  梁兴扬轻轻颔首,没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转而与明天相聊起了近况。

  在得知明文柏也要参加宗门大比的时候,明天相吃惊道:“什么?小文也要参加?不行不行,这比武场上高手齐聚,刀剑无眼,小文他修为低微,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一开始,明文柏也十分害怕,但刚刚看了那些初选选手后,他对自己格外有信心,快速自我膨胀起来。

  就这些三脚猫修士,他一人能打十个!

  且看他如何在宗门大比上大出风头,大放异彩吧!

  说不定在宗门大比过后,他明文柏的名字会震惊所有修仙宗门,与明天相并称为明家的“天才双杰”呢!

  因此,在听到明天相阻止自己上场,登时不乐意了。

  “二哥,能与小羊哥还有四凶大人们一起上场,这是我的荣幸!”

  明天相愣了一愣,“四凶?”

  他扫了一圈周围,怎么看都只有三凶啊!不由问梁兴扬:“梼杌也参加?”

  “对。”梁兴扬不着痕迹地看了眼低头吃糕点的“小喜”,神情不变,微笑道:“梼杌也会来。饕餮已经邀请他了,刚刚饕餮不是说过了吗,梼杌过两天就来与我们会合。”

  说完,察觉到小喜的眼睫轻颤了下,他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些,“阿铁,你的好友梼杌应该不会临阵反悔吧?”

  “当然不会了。”饕餮瞅了一眼身边的人,分外认真地保证道:“他一向说话算话,从不失信。”

  “那就好。”

  明天相听到这次四凶都要参加,明文柏能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确实是他的荣幸,更是鸣蛇一族的荣幸,便不再反对了。只道:“那你这几日要勤加练习,不要拖小羊、四凶大人们的后腿。”

  明文柏挺直了腰板,郑重抬眼:“我知道了,我一定努力!”

  明天相看了他一眼,隔了会儿,淡淡地“嗯”了一声,心想:“小文此次参加宗门大比是以玄真观的名义,与四凶一同参加,这是不是说明,不管是荒山村还是四凶都默认小文是他们当中的一份子了?晚点回去就把这消息告诉高祖他老人家和族人们,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不自觉流露出点点笑容来,看向明文柏的眼里更是充满了欣慰。

  没想到以往只知吃喝玩乐的弟弟,能这么快完成高祖吩咐的任务。

  以往跟在自己身后打转的小不点终于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

  明文柏被明天相这宛如老父亲般慈祥的眼神看得一个哆嗦,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小心翼翼地问道:“二哥,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明天相脸一僵,笑意收敛了点儿,恢复了以往的高冷,淡声道:“没事,我很好。”

  说完,没再搭理他,转过头看向梁兴扬,目光灼灼,道:“看来此次宗门大比第一名非玄真观莫属了!”

  有四凶坐镇,谁能比玄真观厉害?

  梁兴扬对名次没什么兴趣,他更想知道原德天邀请他们前来参加宗门大比的意图是什么。

  四凶亦是同样的想法,论打架,谁能比得上他们四人?

  独占鳌头这种事是显而易见的,还需要明天相来说?

  明天相见众人都有些兴致缺缺,又道了一句,“你们可知道赢得宗门大比有什么奖励吗?”

  “还有奖励?”梁兴扬睁大了眼睛,明显有些意外,猜测道:“莫不是谁是第一名,谁就能当武林盟主,啊呸,是能当各宗门的老大?”

  听到这话,明天相倒抽了一口凉气,真是人不可貌相,看梁兴扬平日里一副无欲无求的温和模样,完全没想到,更没看出来,对方竟有称霸天下的野心!

  对上明天相震惊的眼神,梁兴扬疑惑道:“难道我猜错了吗?”

  可按照小说的套路,都是这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