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曹广莫看着她,眼中带红,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

    他没想到曹秋池会记恨自己至此。

    此时还有几个小厮站在旁边,偷偷用余光偷看他们。

    曹广莫明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便拉着曹秋池进了房间。

    他把房门和所有窗户都牢牢关上,走到曹秋池面前,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语气沙哑:“这就是你与为父置气,跑出家门在这里躲着的原因?”

    曹秋池眼底的恨意未消。

    “父亲如此轻描淡写,难道我母亲是生是死在您心中都不重要吗?!”

    曹广莫置若罔闻,重新又问:“今天你用匕首刺杀八王妃,此事是真是假,你与为父说实话。”

    曹秋池听了,呵呵冷笑几声,她并未打算隐瞒。χιè

    “父亲怎么知道的,是那个贱人告诉您的?”

    “没错,女儿一看见她,就恨不得把她扒皮抽筋,只可惜今天有人救了她一命,否则女儿一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她的话音刚落,曹广莫就厉声暴呵:“八王妃若真的出事了,恐怕第一个真正死无葬身之地的人将会是你了!”

    “你傻不傻,她乃当朝王妃,是皇室的人,若是你敢动她一根毫毛,八王爷和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你,到时候我们曹府上下都不会留一个活口,你想害死我们啊!”

    就冲八王爷如此宠爱八王妃的份上,到时候他们曹家定会落得满门抄斩、九族尽亡,阖府上下就是一只鸡也别想留下。

    曹秋池眼神讽刺地看着曹广莫:“父亲不就是怕自己会受到牵连吗,既然如此,父亲还是早些回去吧,女儿是死是活也不用父亲管。”

    曹广莫瞪着她,气得牙痒痒。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沉下心来:“为父从未说过不想替你母亲报仇,只是如今太子被囚禁东宫,八王府正是风头正盛的时候,我们即便要报仇,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

    “在自己羽翼未丰时,要学会忍耐,将欲望掩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出,这个道理为父已经不是第一次教你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曹秋池听到他的话,一时间忍不住愣了愣神。

    “父亲的意思是……”

    曹广莫叹了一口气:“你先跟为父回去,报仇的事以后再说,今日你险些刺杀八王妃,若是放任你一个人在外面,为父不放心,只有回去,为父才能想办法保你。”

    曹秋池闻言,没再忤逆曹广莫,而是乖乖跟他回府去。

    ……

    三日后,齐家大办喜事,请了好些人来,场面铺得老大,半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

    这么大的排场,才只是个订亲宴,可谓是给足了韩家的面子。

    云千裳也和沈恂初也从马车上走下来。

    此时齐家门口附近已经停了一长排的马车,所有宾客都陆续进入齐家,齐家大老爷和大公子正在门口迎宾。

    他二人看见云千裳和沈恂初的身影,互相对视一眼,脸上皆露出一抹冷笑。

    随即把脸上的表情都掩藏起来,虚伪地笑着:“微臣拜见王爷王妃,王爷王妃大驾光临,是寒舍的荣幸。”

    沈恂初扫了他们一眼,语气冷淡道:“今日是你们齐家的喜事,不必行此大礼,只当本王和王妃是普通宾客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