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哄亦琛开心,在她爸妈面前出洋相,这选择的艰难程度,不亚于哈姆雷特的“tobeornottobe”。

    生存,还是毁灭,在顾南州心里纠结了许久。

    最后还是心一横,冲!

    跟林家姐弟的选择一样,顾南州这次出国,一走就是很多年。

    虽然过年时会回来看看,但终究是没办法天天看到那个比太阳还灿烂的姑娘了。

    如果能博佳人一笑,丢人又有何妨。

    顾南州无法确定,明天的他是否还会有今天这样的心情,也不知道那个帮他打跑校外混混的小姑娘,几年后会花落谁家。

    他现在就想顺从年轻人的本能,今天要为他喜欢的人做最后的告别,为这场青春的暗恋暂时画个顿号,是顿号,不是句号。

    人生还很漫长,万一,明天他还有机会呢。

    锦书看着这些半大的小孩,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表达着青涩的情感,嘴角微微上扬。

    或许这就是青春吧,上学时期,谁没个偷偷心动的人儿呢。

    只是能陪着自己走到最后的,却不一定是第一次心动的那个存在。

    想到这,锦书看向身边的林毅轩,幽幽感慨。

    “要是在读书时就认识你,那该多好。”

    她上学时是书呆子,一心读书也不打扮,就没有小男生为她唱歌、跳热舞。

    看着这些孩子这么能折腾,锦书不由地想,如果是他在穿校服的年纪给她唱歌,她能把持住吗?

    “别介,你太早出现,我怕自己把持不住犯错误,我对年少时的自己没信心,太早搞对象又付不起责任,未必会有现在的美满。”

    林毅轩早些年也想过能早点认识她该多好,可是这几年阅历上来了,想法又不太一样了。

    一份感情能走到最后,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未必是好事。

    “嗯。”艾琛嗯了声,顺势说道,“一颗种子,要熬过花期和果期,只有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经历过完整的阶段,才会收获完美的果实。”

    过程中或许会有些风吹雨打,也要禁得住漫长的等待,但过早的催熟就会失去它该有的风貌。

    “......儿子,你怎么做到又小又老的?你这话是你这年纪该有的感悟?”林毅轩觉得儿子这话说得有点沧桑啊。

    艾琛垂眸,因为他跟爸爸想的一样,他对自己,也没信心。

    所以才选择离开,让青春回到它本该有的样子,退几步,给那朵花成长的时间。

    哪怕因此错过,他也不后悔。

    只要那朵花开得好,哪怕她未来会开到别人的心田里,他也不后悔。

    这是他父母潜移默化带给他的影响,也是艾琛用一生遵循的信条。

    爱是势均力敌的相守,他比同龄人要早熟一些,也该是他多承担一些才是。

    “对自己下得去狠手的人,上天是不会为难他的,儿子,妈看好你。”锦书摸摸儿子的头,孩子长大了。

    “这怎么还没蹦跶完呢?看这小子扭得这个欢实,平日里没少去迪厅嘚瑟吧?”林毅轩吐槽。

    台上,顾南州的热舞还没完事,林毅轩看他搔首弄姿,觉得有点辣眼睛了。

    不止他觉得漫长,顾南州也觉得漫长——他选的伴奏带,有这么长吗?

    自然是没有的,艾琛再次垂眸,他换了伴奏带,双倍时长,加量不加价。